听说张召忠将军的名声不好可否介绍一下其人和原因?

发布日期:2019-10-21 02:12   来源:未知   

  近年来,军事评论家张召忠一直呼吁,要加强军事力量,防范美国及其盟友的军事打击。许多人发现他近来没声了,让我们纪念这位中国新军事革命的先驱。 中文军事媒体名人之7--张召忠 军事评论家张召忠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冒着巨大的风险,一直鼓吹新军事革命,一直呼吁,要加强军事力量,防范美国及其盟友的军事打击。它的上述主张和笔者高度一致,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笔者曾克服阻力,尽可能在官方核心媒体上发表他的文章。 张召忠的评论和分析也有错误的时候,但这毕竟不是他的主流。总体而言他对中国的国家安全以及新军事革命有过巨大的贡献。关于张召忠的一些内幕是不便公开的,不过相信大家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于是这里借助公开报道介绍张召忠。为节约篇幅,本文有删节。 学者精神,军人本色 军人本色就是勇敢无畏,放下名利,在战场上全力拼搏,裹尸沙场也义无反顾。作为一名穿着军装的学者,在做学问上更应保持这种本色,那就是拿出军人的勇气,敢于打破学术圈沉闷的气氛,发表独到、新颖、前瞻的观点。张召忠正是这样一位军人学者。 张召忠一贯追求讲真话、讲实话、讲新话。他很欣赏电视剧《突出重围》中方英达副司令员的一句话:“如果我们的军队到了说真话、实话比登天还难的时候,那这支军队还有什么希望?“他曾特意跑到中央党校门前一堵写有“实事求是“4个大字的墙下,拍了一张照片,放大后挂在自己房间里以自勉。 张召忠敢于讲新话,在军事研究领域早已被公认。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张召忠在一篇论文中首次提出美国海军作战样式正在向“海地一体战“和“陆海空联合作战“方向发展的观点。可惜,这种超前的观点当时并不为人所重视。然而今天,何止 “海地一体战“,简直是“陆海空天电一体战“。联合作战不仅被美国军队,而且也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入新的作战条例。 面对世界新军事革命的挑战,不进则退,企图用昨天的经验打赢明天的战争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战争是从来不会重复。只有用新的思想、新的观念来革新军事理论,指导军事实践才行;只有从自己独特的视角去观察世界战略和军事格局才行。而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才促使张召忠在军事研究领域提出新观念,在遭人非议,甚至怀疑和妒忌时,仍然坚持下来。 (笔者认为张召忠应属超级激进派。去年张召忠突然一反常态,改变了他在许多问题上的激进立场,转而极力鼓吹理性派戒急用忍韬光养晦的观点。当有人提出“超限战”,的新作战样式,在我国高科技兵器不如对手时,就可以劣胜优、以弱胜强等观点,笔者认为“超限战”总体是先进可行的,且“超限战”赞成者甚多,但张召忠加以反对,声称:任何战争,包括作战方法和手段,以及袭击的目标都必须严格按照国际法、战争法来进行。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绝对不会搞什么“国家“。相反,我们应该呼吁全世界去制定更为完善的相应法律、法规来限制战争“。这纯粹是理性派观点) 张召忠的人生旅途 张召忠将人生旅途中的第一个小山坡踩在脚下是16岁时的事。那时,他生活在河北盐山县一个贫瘠的山村里,没有电灯,没有鱼肉,没有青菜,用以充饥的只有红薯面窝头和地瓜干,而且每天的伙食量不超过四五两。就在这种境况下,张召忠背负着村里乡亲的重托,去县城技校学习机械电子。这对于从小喜欢舞文弄墨的张召忠来说,无疑是一次命运的转机。他很快就全身心地投入到机电知识的学习之中,从原理到实践如饥似渴地钻研,私下里一遍遍地摸索着将收音机拆下又装上,随后又着手拆装拖拉机的发动机。到后来,他自己能缠电动机的定子,室外的架空线、低压线和室内照明线都能安装(这很简单)。快毕业时,他第一个给村里架设了电线,让村子的乡亲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到了电灯光,用上了电动机。 两年后中专毕业,18岁的他参军来到海军某导弹部队,当了一名技术兵。由于在地方学过两年的机电专业;再加上每晚9点熄灯后,他用手电筒藏在被窝里偷偷地钻研业务,所以很快就弄懂了导弹的构造、线路图、基本原理,(在不信任不使用大学生的情况下)成了技术尖子,一干就是4年。 1974年10月,张召忠面临着人生的又一次爬山。当时,部队决定选送张召忠去北京大学外语系学习。他想,自己跟导弹打交道已经很熟了,一直在搞理工,去学什么外语啊?为此,他还抱了些情绪。 那年他22岁,开始像个呀呀学语的孩子,学起了许多发音中打着颤音,书写时从右往左的阿拉伯语。 由于长期与理工科方面的知识打交道,突然转学外语一时难以适应。迫不得已,他只好抓紧点滴时间,天天读、时时记,连星期天、节假日也都搭上了。阿拉伯语中的颤音难发,张召忠因老念不准,竟做了舌部手术。为学外语,他买了一个砖头式录音机,这令他差不多两年没吃过炒菜,天天靠几个馒头、几大碗汤打发肚子。毕业考试时,埃比亚(原文如此)专家在他用阿拉伯语撰写的论文上打了少有的满分。 1978年1月,张召忠怀揣(声名狼藉的)“工农兵大学生“的毕业文凭,走出了北大的校门。不久他被派到伊拉克担任阿拉伯语翻译工作。当时,正赶上两伊战争。第一次亲历战火风云,亲眼目睹战争的残酷,张召忠感到自己作为一个军人,应该为祖国的国防安全出更多的力,应该在军事研究领域有所作为。 回国后,张召忠如愿分配到海军科研部门,从事海军武器装备的研究工作。而这方面的研究闭门造车显然行不通。为了广泛了解国外军事技术发展的最新动态,张召忠又进修了英语和日文,开始直接从外国军事刊物中获取新信息。(当时这在我军中是少有的) 张召忠又一次鼓足劲去征服一座新的山峰――军事与装备研究领域。这也是对自我的挑战。 古人云:十年磨一剑。张召忠却是用了近20年的时间搞军事研究。他先是花费了约10年的心血学习和研究海军的各种武器装备,从水面舰艇、潜艇、导弹到飞机、声纳、鱼雷、陆战装备等,一个类型一个类型地学习和研究,对国内外武器装备的现状和发展趋势也都加以深入的了解。之后,再结合国际热点问题分析和研究局部战争。从马岛战争、两伊战争,美国空袭利比亚、美国人侵巴拿马和格林纳达以及海湾战争,直到科索沃战争。 在初步掌握了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基本脉络之后,从90年代开始,张召忠开始把研究的重点放在了国家战略、军事战略等相关问题上,主要有两大研究方向,一是国际法、战争法、海洋法和海战法等方面的研究;二是现代战争特点与规律及战争样式和战法方面的研究。他在总结自己多年从事军事理论研究的经验后认为,离开了对武器装备的深入了解;去搞战略研究,容易给人以空中楼阁的感觉。由科学技术基础原理到武器装备性能,再从战术、战役及至国际法和战略问题,这样的研究才会深人而扎实。 (这是我军许多专家的弱点,搞军事战略的不懂武器,搞武器的不懂军事战略) 张召忠这种20余年如一日的研究之艰辛,从他每天的时间安排便可见一斑。他每天早晨6点起床晨练,边爬山边散步至6点40分,于7点10分早饭到下午6点教研授课,晚上7点前吃晚餐,看完新闻联播后到夜里12点甚至凌晨一两点都用来学习、研究。他主要是借助外语和计算机这两个“小秘书“上网浏览,快速而广泛地获取所需信息,再加以分类、整理和研究。(他是中国第一批使用电脑和上网的人) 活跃在军事理论领域 10年前伊拉克突然侵占科威特,引发了海湾危机。紧接着,美、英、法宣布向海湾派遣军舰。此前国内有不少人认为,海湾战争之火难以点燃。而张召忠则在1990年9月撰写了一篇论文,并在南京海军指挥学院召开的学术研讨会上宣读。文章就战争可能爆发的时间、地点、范围、作战样式、方法和手段等做了详尽的分析和预测。半年后战争实践基本验证了他的预测。 早在1998年,《中国民航报》邀请张召忠对1999年作军事方面的预测。当时,他就具体地提出1999年全球在军事方面可能会发生3件大事:一、伊拉克将继续发生战争;二、科索沃将爆发战争;三、印度要搞核试验。其后,在科索沃战火燃起之初,张召忠曾在《南方周末》撰文称,北约下一个打击目标可能是中国,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不幸言中了。 1999年5月8日凌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袭击我驻南联盟使馆后,张召忠立即于5月9日、10日连续在报刊上撰写专稿,对北约轰炸我驻南联盟使馆的动机乃至具体武器的判断,无一不(部分)在事后被确认。其中,《戳穿误炸谎言》一文可以说是国内第一篇揭露“误炸“真象的文章。

  展开全部近年来,军事评论家张召忠一直呼吁,要加强军事力量,防范美国及其盟友的军事打击。许多人发现他近来没声了,让我们纪念这位中国新军事革命的先驱。 中文军事媒体名人之7--张召忠 军事评论家张召忠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冒着巨大的风险,一直鼓吹新军事革命,一直呼吁,要加强军事力量,防范美国及其盟友的军事打击。它的上述主张和笔者高度一致,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笔者曾克服阻力,尽可能在官方核心媒体上发表他的文章。 张召忠的评论和分析也有错误的时候,但这毕竟不是他的主流。总体而言他对中国的国家安全以及新军事革命有过巨大的贡献。关于张召忠的一些内幕是不便公开的,不过相信大家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于是这里借助公开报道介绍张召忠。为节约篇幅,本文有删节。 学者精神,军人本色 军人本色就是勇敢无畏,放下名利,在战场上全力拼搏,裹尸沙场也义无反顾。作为一名穿着军装的学者,在做学问上更应保持这种本色,那就是拿出军人的勇气,敢于打破学术圈沉闷的气氛,发表独到、新颖、前瞻的观点。张召忠正是这样一位军人学者。 张召忠一贯追求讲真话、讲实话、讲新话。他很欣赏电视剧《突出重围》中方英达副司令员的一句话:“如果我们的军队到了说真话、实话比登天还难的时候,那这支军队还有什么希望?“他曾特意跑到中央党校门前一堵写有“实事求是“4个大字的墙下,拍了一张照片,放大后挂在自己房间里以自勉。 张召忠敢于讲新话,在军事研究领域早已被公认。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张召忠在一篇论文中首次提出美国海军作战样式正在向“海地一体战“和“陆海空联合作战“方向发展的观点。可惜,这种超前的观点当时并不为人所重视。然而今天,何止 “海地一体战“,简直是“陆海空天电一体战“。联合作战不仅被美国军队,而且也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入新的作战条例。 面对世界新军事革命的挑战,不进则退,企图用昨天的经验打赢明天的战争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战争是从来不会重复。只有用新的思想、新的观念来革新军事理论,指导军事实践才行;只有从自己独特的视角去观察世界战略和军事格局才行。而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才促使张召忠在军事研究领域提出新观念,在遭人非议,甚至怀疑和妒忌时,仍然坚持下来。 (笔者认为张召忠应属超级激进派。去年张召忠突然一反常态,改变了他在许多问题上的激进立场,转而极力鼓吹理性派戒急用忍韬光养晦的观点。当有人提出“超限战”,的新作战样式,在我国高科技兵器不如对手时,就可以劣胜优、以弱胜强等观点,笔者认为“超限战”总体是先进可行的,且“超限战”赞成者甚多,但张召忠加以反对,声称:任何战争,包括作战方法和手段,管家婆个人版以及袭击的目标都必须严格按照国际法、战争法来进行。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绝对不会搞什么“国家“。相反,我们应该呼吁全世界去制定更为完善的相应法律、法规来限制战争“。这纯粹是理性派观点) 张召忠的人生旅途 张召忠将人生旅途中的第一个小山坡踩在脚下是16岁时的事。那时,他生活在河北盐山县一个贫瘠的山村里,没有电灯,没有鱼肉,没有青菜,用以充饥的只有红薯面窝头和地瓜干,而且每天的伙食量不超过四五两。就在这种境况下,张召忠背负着村里乡亲的重托,去县城技校学习机械电子。这对于从小喜欢舞文弄墨的张召忠来说,无疑是一次命运的转机。他很快就全身心地投入到机电知识的学习之中,从原理到实践如饥似渴地钻研,私下里一遍遍地摸索着将收音机拆下又装上,随后又着手拆装拖拉机的发动机。到后来,他自己能缠电动机的定子,室外的架空线、低压线和室内照明线都能安装(这很简单)。快毕业时,他第一个给村里架设了电线,让村子的乡亲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到了电灯光,用上了电动机。 两年后中专毕业,18岁的他参军来到海军某导弹部队,当了一名技术兵。由于在地方学过两年的机电专业;再加上每晚9点熄灯后,他用手电筒藏在被窝里偷偷地钻研业务,所以很快就弄懂了导弹的构造、线路图、基本原理,(在不信任不使用大学生的情况下)成了技术尖子,一干就是4年。 1974年10月,张召忠面临着人生的又一次爬山。当时,部队决定选送张召忠去北京大学外语系学习。他想,自己跟导弹打交道已经很熟了,一直在搞理工,去学什么外语啊?为此,他还抱了些情绪。 那年他22岁,开始像个呀呀学语的孩子,学起了许多发音中打着颤音,书写时从右往左的阿拉伯语。 由于长期与理工科方面的知识打交道,突然转学外语一时难以适应。迫不得已,他只好抓紧点滴时间,天天读、时时记,连星期天、节假日也都搭上了。阿拉伯语中的颤音难发,张召忠因老念不准,竟做了舌部手术。为学外语,他买了一个砖头式录音机,这令他差不多两年没吃过炒菜,天天靠几个馒头、几大碗汤打发肚子。毕业考试时,埃比亚(原文如此)专家在他用阿拉伯语撰写的论文上打了少有的满分。 1978年1月,张召忠怀揣(声名狼藉的)“工农兵大学生“的毕业文凭,走出了北大的校门。不久他被派到伊拉克担任阿拉伯语翻译工作。当时,正赶上两伊战争。第一次亲历战火风云,亲眼目睹战争的残酷,张召忠感到自己作为一个军人,应该为祖国的国防安全出更多的力,应该在军事研究领域有所作为。 回国后,张召忠如愿分配到海军科研部门,从事海军武器装备的研究工作。而这方面的研究闭门造车显然行不通。为了广泛了解国外军事技术发展的最新动态,张召忠又进修了英语和日文,开始直接从外国军事刊物中获取新信息。(当时这在我军中是少有的) 张召忠又一次鼓足劲去征服一座新的山峰――军事与装备研究领域。这也是对自我的挑战。 古人云:十年磨一剑。张召忠却是用了近20年的时间搞军事研究。他先是花费了约10年的心血学习和研究海军的各种武器装备,从水面舰艇、潜艇、导弹到飞机、声纳、鱼雷、陆战装备等,一个类型一个类型地学习和研究,对国内外武器装备的现状和发展趋势也都加以深入的了解。之后,再结合国际热点问题分析和研究局部战争。从马岛战争、两伊战争,美国空袭利比亚、美国人侵巴拿马和格林纳达以及海湾战争,直到科索沃战争。 在初步掌握了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基本脉络之后,从90年代开始,张召忠开始把研究的重点放在了国家战略、军事战略等相关问题上,主要有两大研究方向,一是国际法、战争法、海洋法和海战法等方面的研究;二是现代战争特点与规律及战争样式和战法方面的研究。他在总结自己多年从事军事理论研究的经验后认为,离开了对武器装备的深入了解;去搞战略研究,容易给人以空中楼阁的感觉。由科学技术基础原理到武器装备性能,再从战术、战役及至国际法和战略问题,这样的研究才会深人而扎实。 (这是我军许多专家的弱点,搞军事战略的不懂武器,搞武器的不懂军事战略) 张召忠这种20余年如一日的研究之艰辛,从他每天的时间安排便可见一斑。他每天早晨6点起床晨练,边爬山边散步至6点40分,于7点10分早饭到下午6点教研授课,晚上7点前吃晚餐,看完新闻联播后到夜里12点甚至凌晨一两点都用来学习、研究。他主要是借助外语和计算机这两个“小秘书“上网浏览,快速而广泛地获取所需信息,再加以分类、整理和研究。(他是中国第一批使用电脑和上网的人) 活跃在军事理论领域 10年前伊拉克突然侵占科威特,引发了海湾危机。紧接着,美、英、法宣布向海湾派遣军舰。此前国内有不少人认为,海湾战争之火难以点燃。而张召忠则在1990年9月撰写了一篇论文,并在南京海军指挥学院召开的学术研讨会上宣读。文章就战争可能爆发的时间、地点、范围、作战样式、方法和手段等做了详尽的分析和预测。半年后战争实践基本验证了他的预测。 早在1998年,《中国民航报》邀请张召忠对1999年作军事方面的预测。当时,他就具体地提出1999年全球在军事方面可能会发生3件大事:一、伊拉克将继续发生战争;二、科索沃将爆发战争;三、印度要搞核试验。其后,在科索沃战火燃起之初,张召忠曾在《南方周末》撰文称,北约下一个打击目标可能是中国,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不幸言中了。 1999年5月8日凌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袭击我驻南联盟使馆后,张召忠立即于5月9日、10日连续在报刊上撰写专稿,对北约轰炸我驻南联盟使馆的动机乃至具体武器的判断,无一不(部分)在事后被确认。其中,《戳穿误炸谎言》一文可以说是国内第一篇揭露“误炸“真象的文章。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展开全部人怕出名猪怕壮!越是红的人越有人抹黑! 很正常!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张召忠生于贫困县河北盐山的一个农民家庭,家境贫寒。张召忠在家乡盐山长大。1970年,张召忠从中专毕业,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导弹部队担任技术兵。由于学历较高、表现出众,部队领导决定选他为工农兵学员。部队原本打算送他去某工程学院学习核潜艇技术。

  据张召忠自述,北京大学招生的老师认为他适合当翻译,就把他招进了北京大学东方语言学系阿拉伯语专业。张召忠1974年10月入读北大,1978年毕业 。张召忠熟练掌握阿拉伯语、英语,并学过日语。

  欧美亚多国工作过,曾在伊拉克担任阿拉伯语翻译、在英国担任过英语翻译。张召忠还先后进修于中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学院,学习机械电子、阿拉伯语、英语、联合作战指挥和国防管理业,长期致力于海军武器装备研究,曾多次获得国家部委和军队颁发的科技进步奖。

  张召忠,男,汉族。1952年生于河北盐山,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原副主任,副军职,海军少将军衔,教授,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和军队优秀人才岗位津贴。

  中国军事未来研究会理事、中国国防科技信息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海洋学会理事、中国太平洋学会特邀研究员。长期在作战部队、科研院所及军事院校工作。

  通晓阿拉伯语、英语。学过日语,曾到伊拉克、美国、瑞士、意大利、以色列、英国、印度等国工作和访问。先后有8项成果获得国家部委和军队级科技进步奖。1993年起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2006年开始参与中央电视台《防务新观察》栏目制作,2015年7月退休。

  乔欣现在的宣传团队很厉害,是通过家里的人脉挖过来的。她热搜的话题已经和新浪签好合约了。乔欣现在已经开始录制《亲爱的客栈3》了。同行的有刘涛,王子文,张翰,吴磊等人,节目播出后的热搜不会少。李兰迪也会加盟综艺《亲爱的客栈》第三季,这一季常驻嘉宾有8个,不出意外的线号开播 ,飞行嘉宾张杰、谢娜、黄明昊、范丞丞、迪丽热巴。

  故事流畅引人入胜,最大看点是小哇钟汉良变身高智商精英男,一人分饰两角。这次钟汉良舍弃颜值,大部分时间都以面具示人,把一个变态演得入木三分,恢复本来面目时的斯文败类气质也很带感。在《三人行》里小哇已经以悍匪形象让观众眼前一亮,在《惊天大逆转》中的表演似乎还要更胜一筹。

  本周转会市场中最具分量的消息莫过于阿扎尔加盟皇马一事即将敲定,这是皇马继罗德里戈和米利唐之后的第三签,也是最具分量的一签。蓝军的球迷得知这消息后必然会有些遗憾,阿扎尔与切尔西六年的缘分终于走到了尾声。阿扎尔已经28岁,正是足球运动员的黄金年龄,从俱乐部角度看,阿扎尔很清楚自己在切尔西的未来很难有巨大成就,去皇马效力是最好的获得成就的方式,而皇马在失去C罗后本赛季的沉沦也让他们在中前场需要一位能真正接替克里斯蒂亚诺的巨星,所以皇马和齐达内也需要阿扎尔。切尔西留不住阿扎尔,用他换来一亿欧元也是不错的选择。

  8月27日晚,江苏省昆山市,一宝马司机与一骑电动车男子因交通问题发生口角,继而升级为持刀伤害,致使一人死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29日上午,昆山市公安局见义勇为工作办公室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事故中死者今年3月曾获昆山市见义勇为基金会颁发的证

  2013年6月,许兵回到老家兰陵县。俗话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为了尽快挣钱,不甘心的许兵开始动起了歪心思。一次,他在看到孩子在玩游戏币,一个快速发财的想法冒了出来,在上海做生意时,他曾发现有制造游戏币的机器。“既然机器能造游戏币,就能造出1元硬币。”他马上找到好友钱程,两人一拍即合。钱程接着打电话告诉在上海卖水果的堂弟钱进。钱进听说一年能挣几百万,一下子动了心,答应从上海赶回兰陵县一起合伙做。三人商议,由三人共同出资购买设备、制造假币的模具、租赁生产场所、销售,生产出来的假币赚钱之后三人平分。